<td id="ofddz"><option id="ofddz"></option></td>
<p id="ofddz"><strong id="ofddz"><xmp id="ofddz"></xmp></strong></p>

<table id="ofddz"></table>

<td id="ofddz"></td>
  • <p id="ofddz"><label id="ofddz"><menu id="ofdd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1. <p id="ofddz"></p>
    2. <tr id="ofddz"></tr>
      河套傳奇 首頁> 河套文化> 河套傳奇>正文

      酒史拾趣

       李向明

      中華民族文化源遠流長,翻開這漫長的歷史畫卷,中國酒文化的影子幾乎無處不在。作為一種極為平凡的飲品,它滲透到政治、軍事、文化、社交、商業以及日常生活的各個領域,成為社會文化難以割舍的一部分。究其功過,不知是上帝賜予的福音,仰或是打開的潘多拉盒子?時至今日,尚無定論,贊譽與貶斥亦難分高下。文海浩瀚,且選幾篇與諸君共賞之。
      關于酒的最早記載見于《戰國策.魏書》:“昔者,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,進之禹,禹欽而甘之,遂疏儀狄,絕旨酒,曰: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”。
      禹是中國原始社會部落聯盟最后一個首領,也是大夏王朝的奠基者。禹是一位明君,他喝了釀酒史上的第一杯酒,而且非常喜歡。但大禹畢竟是一位智者,他很快認識到了飲酒的壞處,疏遠了酒師夷狄,還留下了“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國者”的驚人論斷。
      古往今來,因過量飲酒亡其業者、亡其家者、亡其身者不可勝數,而亡其國者亦為數不少。圣人之言不虛,而且很快就應驗了。禹的孫子太康執政,整天飲酒為樂,荒廢政事,使夏王朝處于動亂一百多年。據《尚書.夏書》載:太康失邦,昆弟五人須于洛汭(rui),作五子之歌。太康尸位以逸豫,滅厥德,黎民咸貳。乃盤逰無度,畋于有洛之表,十旬弗反。有窮后羿因民弗忍,距于河,厥弟五人御其母以従,徯于洛之汭。五子咸怨,述大禹之戒以作歌。
      其一曰:皇祖有訓,民可近,不可下,民惟邦本,本固邦寧。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,一人三失,怨豈在明,不見是圖。予臨兆民,懔乎若朽索之馭六馬,為人上者,奈何不敬?    
      其二曰:訓有之,內作色荒,外作禽荒。甘酒嗜音,峻宇雕墻。有一于此,未或不亡。
      其三曰:惟彼陶唐,有此冀方。今失厥道,亂其紀綱,乃厎滅亡。
      其四曰:明明我祖,萬邦之君。有典有則,貽厥子孫。關石和鈞,王府則有?;膲嬝示w,覆宗絕祀!
      其五曰:嗚呼曷歸?予懷之悲。萬姓仇予,予將疇依?郁陶乎予心,顏厚有忸怩。弗慎厥德,雖悔可追?
      太康恐怕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和過度飲酒有關而失政的君主吧?然而時隔不久,夏王朝的一位高官,完全因飲酒而丟掉了性命。就在太康的兒子仲康執政時期,管理天文和歷法的大臣羲和整天飲酒,不理政務,被仲康誅殺。
      據《夏書·胤征》載:羲和湎淫,廢時亂日,胤往征之,作《胤征》。惟仲康肇位四海,胤侯命掌六師。羲和廢厥職,酒荒于厥邑,胤后承王命徂征。告于眾曰:“嗟予有眾,圣有謨訓,明征定保,先王克謹天戒,臣人克有常憲,百官修輔,厥后惟明明,每歲孟春,遒人以木鐸徇于路,官師相規,工執藝事以諫,其或不恭,邦有常刑”。“惟時羲和顛覆厥德,沈亂于酒,畔官離次,俶擾天紀,遐棄厥司,乃季秋月朔,辰弗集于房,瞽奏鼓,嗇夫馳,庶人走,羲和尸厥官罔聞知,昏迷于天象,以干先王之誅,《政典》曰:‘先時者殺無赦,不及時者殺無赦。’今予以爾有眾,奉將天罰。爾眾士同力王室,尚弼予欽承天子威命?;鹧桌?,玉石俱焚。天吏逸德,烈于猛火。殲厥渠魁,脅従罔治,舊染污俗,咸與維新。嗚呼!威克厥愛,允濟;愛克厥威,允罔功。其爾眾士懋戒哉”!
      這恐怕是中國歷史上因飲酒而失職的第一個高官吧?到了大夏王朝的最后一個君主夏桀執政時,沉溺酒色,民怨沸騰,殷商取而代之,禹的預言終于應驗了,而且應驗在他的子孫身上,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悲劇。
      商代,谷物造酒已很普遍,并且飲酒的風氣極盛,史書上關于酒文化的記載卻很少。不過,從各地出土的大量商代飲酒器、貯酒器來看,古文獻中的“酒池肉林”是可信的。商代的高級酒叫“秬鬯”,普通飲用的酒叫“醴”,是一種用蘗(即麥芽,用做酒曲)做的甜酒。據說商王朝的最后一位君主商紂,與夏桀一樣,荒淫無道,沉溺酒色,被周武王取而代之。周王朝吸取了夏、商兩朝覆滅的教訓,對官僚階層的飲酒作了嚴格的限制,為此發了圣諭《酒誥》:王若曰:明大命于妹邦。乃穆考文王肇國在西土。厥誥毖庶邦庶士越少正御事,朝夕曰:‘祀茲酒。惟天降命,肇我民,惟元祀。天降威,我民用大亂喪德,亦罔非酒惟行;越小大邦用喪,亦罔非酒惟辜。   
      文王誥教小子有正有事:無彝酒。越庶國:飲惟祀,德將無醉。惟曰我民迪小子惟土物愛,厥心臧。聰聽祖考之彝訓,越小大德。小子惟一妹土,嗣爾股肱,純其藝黍稷,奔走事厥考厥長。肇牽車牛,遠服賈用。孝養厥父母,厥父母慶,自洗腆,致用酒。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,其爾典聽朕教!爾大克羞耇惟君,爾乃飲食醉飽。丕惟曰爾克永觀省,作稽中德,爾尚克羞饋祀。爾乃自介用逸,茲乃允惟王正事之臣。茲亦惟天若元德,永不忘在王家。   
      王曰:封,我西土棐徂,邦君御事小子尚克用文王教,不腆于酒,故我至于今,克受殷之命。   
      王曰:封,我聞惟曰:‘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,經德秉哲。自成湯咸至于帝乙,成王畏相惟御事,厥棐有恭,不敢自暇自逸,矧曰其敢崇飲?越在外服,侯甸男衛邦伯,越在內服,百僚庶尹惟亞惟服宗工越百姓里居,罔敢湎于酒。不惟不敢,亦不暇,惟助成王德顯越,尹人祗辟。   
      我聞亦惟曰:在今后嗣王,酣,身厥命,罔顯于民祗,保越怨不易。誕惟厥縱,淫泆于非彝,用燕喪威儀,民罔不衋傷心。惟荒腆于酒,不惟自息乃逸,厥心疾很,不克畏死。辜在商邑,越殷國滅,無罹。弗惟德馨香祀,登聞于天;誕惟民怨,庶群自酒,腥聞在上。故天降喪于殷,罔愛于殷,惟逸。天非虐,惟民自速辜。
      王:“封,予不惟若茲多誥。古人有言曰:‘人無于水監,當于民監’。今惟殷墜厥命,我其可不大監撫于時!   
      予惟曰:汝劼毖殷獻臣、侯、甸、男、衛,矧太史友、內史友、越獻臣百宗工,矧惟爾事服休,服采,矧惟若疇,圻父薄違,農夫若保,宏父定辟,矧汝,剛制于酒。
          厥或誥曰:‘群飲。’汝勿佚。盡執拘以歸于周,予其殺。又惟殷之迪諸臣惟工,乃湎于酒,勿庸殺之,姑惟教之。有斯明享,乃不用我教辭,惟我一人弗恤弗蠲,乃事時同于殺。   
      王曰:封,汝典聽朕毖,勿辯乃司民湎于酒。
      但是盡管如此,周王朝的官僚們飲酒之風日盛,禁而不止,到周幽王時,更為放縱。于是衛武公作了《賓之初筵》這首詩予以規勸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賓之初筵,左右秩秩,籩豆有楚,殽核維旅。酒既和旨,飲酒孔偕,鐘鼓既設,舉酬逸逸。大侯既抗,弓矢斯張,射夫既同,獻爾發功。發彼有的,以祈爾爵。  
          籥舞笙鼓,樂既和奏,烝衎烈祖,以洽白禮。百禮既至,有壬有林,錫爾純嘏,子孫其湛。其湛曰樂,各奏爾能,賓載手仇,室人入又。酌彼康爵,以奏爾時。
          賓之初筵,溫聞其恭,其未醉止,威儀反反。曰既醉止,威儀幡幡,舍其坐遷,屢舞僊僊。其未醉止,威儀抑抑,曰醉既止,威儀怭怭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秩。 
          賓既醉止,載號載呶,亂我籩豆,屢舞僛僛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郵,側弁其俄,屢舞傞傞。既醉而出,并受其福,醉而不出,是謂伐德。飲酒孔嘉,維其令儀。
          凡此飲酒,或醉或否,既立之監,或佐之史。彼醉不臧,不醉反恥,式勿從謂,無俾大怠。匪言勿言,匪由勿語,由醉之言,俾出童羖。三爵不識,矧敢多又。
      這首詩也因此成為第一首提倡文明飲酒的詩。
      上行下效,到東周時期,飲酒之風蔓延到民間,酒業也因此興盛。同時出了一位著名的釀酒師----杜康。杜康是東周時期的人,字仲寧,白水縣康家衛(今杜康鎮)人,生卒無可考。相傳他釀酒采取蒸餾法,其過程大致是:先把糧食作物磨碎,然后發酵,使之成為酒糟,再把含醇的酒糟溶入水中,加熱煮沸,造成含醇的蒸餾水,即酒。初制出的酒有糙味,放入地窖醇化三年,取出后清洌甘醇。杜康造酒有文字為證:他邑酒,足滋酒;白之酒獨醫病。故飲之終日,而無沉湎之患;服之終身而得氣血之和。鄰里百里許,多沽酒于白。先澤之遺,本地獨得其身,至今遺址槽沿存,此其明驗也。
      到春秋戰國時期,造酒已十分普遍,酒肆遍布街市。我國第一面酒旗在宋國酒店挑出。史載:“宋有沽酒者,升概甚平,遇客甚謹,為酒甚美,懸幟甚高”。這四個“甚”構成了我國酒家幾千年來獨有的經營模式,而富有文化品位的酒旗,特別醒目,這是我國酒家有旗的最早紀錄,標志著我國營酒行業走向成熟。此時期各諸侯王飲酒更無節制,齊威王尤為甚之,大臣淳于髡多次諷諫。史載:淳于髡者,齊之贅婿也。長不滿七尺,滑稽多辯,數使諸侯,未嘗屈辱。齊威王之時喜隱,好為淫樂長夜之飲,沈湎不治,委政卿大夫。百官荒亂,諸侯并侵,國且危亡,在於旦暮,左右莫敢諫。淳于髡說之以隱曰:“國中有大鳥,止王之庭,三年不蜚又不鳴,不知此鳥何也?”王曰:“此鳥不飛則已,一飛沖天;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。”於是乃朝諸縣令長七十二人,賞一人,誅一人,奮兵而出。諸侯振驚,皆還齊侵地。威行三十六年。語在田完世家中。
      威王八年,楚大發兵加齊。齊王使淳于髡之趙請救兵,赍金百斤,車馬十駟。淳于髡仰天大笑,冠纓索絕。王曰:“先生少之乎?”髡曰:“何敢!”王曰:“笑豈有說乎?”髡曰:“今者臣從東方來,見道傍有禳田者,操一豚蹄,酒一盂,祝曰:‘甌窶滿篝,污邪滿車,五谷蕃熟,穰穰滿家。’臣見其所持者狹而所欲者奢,故笑之。”於是齊威王乃益赍黃金千溢,白璧十雙,車馬百駟。髡辭而行,至趙。趙王與之精兵十萬,革車千乘。楚聞之,夜引兵而去。
        威王大說,置酒後宮,召髡賜之酒。問曰:“先生能飲幾何而醉”?對曰:“臣飲一斗亦醉,一石亦醉” 。威王曰:“先生飲一斗而醉,惡能飲一石哉!其說可得聞乎”?髡曰:“賜酒大王之前,執法在傍,御史在後,髡恐懼俯伏而飲,不過一斗徑醉矣。若親有嚴客,髡韝鞠鯱,待酒於前,時賜馀瀝,奉觴上壽,數起,飲不過二斗徑醉矣。若朋友交游,久不相見,卒然相睹,歡然道故,私情相語,飲可五六斗徑醉矣。若乃州閭之會,男女雜坐,行酒稽留,六博投壺,相引為曹,握手無罰,目眙不禁,前有墮珥,後有遺簪,髡竊樂此,飲可八斗而醉二參。日暮酒闌,合尊促坐,男女同席,履舄交錯,杯盤狼藉,堂上燭滅,主人留髡而送客,羅襦襟解,微聞薌澤,當此之時,髡心最歡,能飲一石。故曰酒極則亂,樂極則悲;萬事盡然,言不可極,極之而衰” 。以諷諫焉。齊王曰:“善”。乃罷長夜之飲,以髡為諸侯主客。宗室置酒,髡嘗在側。淳于髡可謂深知酒之弊端者也。
      漢王朝的開國皇帝劉邦本是一嗜酒無賴,風云之變而君臨天下?!妒酚?酈生列傳》載:酈食其欲見沛公,有人勸他說“未可以儒生說也”。酈食其遭到劉邦的拒絕后,嗔目案劍曰:“吾高陽酒徒,非儒人也。”劉邦聞之后,立即改變了態度說:“為我謝之,言我以天下為事,未暇見儒人也”。在這個馬上皇帝的心目中,高陽酒徒是當用之人??v觀劉邦一生,不但嗜酒,而且善飲,善飲者不是海量,而是善于利用酒,所飲恰到好處。隨劉邦打天下的謀臣武將實不乏飲者??芍^“酒中氣豪膽亦豪”。這些酒徒大多是下層人士,由此可見,酒在戰國后期已有“大眾品牌”。
      酒文化介入政治斗爭由來已久,其中漢初朱虛侯劉章頗值得一提。劉邦死后,呂后專權,呂氏子弟相繼策封為王,諸呂封侯者,更遍布朝野。劉章當時封朱虛侯,在宮中任宿衛。劉章身為劉邦之后,對呂氏擅權早就心忿難平,終于在呂后舉辦的一次酒宴上,借酒發難,舞劍高歌,慷慨賦詩,向呂氏王權挑戰。據史載:高后令朱虛侯劉章為酒吏。章自請曰:“臣,將種也,請得以軍法行酒”。高后曰:“可”。酒酣,章進飲歌舞。已而曰:“請為太后言耕田歌”。高后兒子畜之,笑曰:“顧而父知田耳。若生而為王子,安知田乎”?章曰:“臣知之”。太后曰:“試為我言田”。章曰:“深耕穊種,立苗欲疏;非其種者,鋤而去之。”太后默然。頃之,諸呂有一人醉,亡酒。章追,拔劍斬之,而還報曰:“有亡酒一人,臣謹行法斬之”。太后左右皆大驚。業已許其軍法,無以罪也……。體現了劉章智勇雙全,不畏強暴的英雄氣概,傳為千古佳話?! ?/span>
       “酒家”一詞出現在漢代,西漢司馬相如與卓文君開設了一家夫妻酒店,相如滌器,文君當壚,打破了“文不經商,士不理財”的舊觀念。“壚”,是古代酒家中用泥土堆積起來,用以安放酒甕的土臺子,猶如后世所用的柜臺,“當壚”就是站柜臺招呼客人。這種酒家建筑結構形式和這種女性當壚服務形式,同酒旗一樣,成為中國特色的傳統酒家經營模式,一直延續了兩千年。嗚呼!酒店站臺小姐之始祖非桌文君莫屬矣,當應設位而祭之!
      漢末之酒業,分枝日繁,已經有了很多品牌。一代梟雄曹操的“何以解憂,唯有杜康”之名句,使杜康酒名聞天下,經久不衰。
      晉王朝的酒業更加發達,出現了許多大型的酒坊和著名的造酒師。據《搜神記·千日酒》載,晉人狄希造出了一種酒,可令人一醉千日。其曰:
      狄希,中山人也,能造千日酒,飲之千日醉。時有州人姓劉,名玄石,好飲酒,往求之。希曰:“我酒發來未定,不敢飲君”。石曰:“縱未熟,且與一杯,得否?”。希聞此語,不免飲之。復索之:“美哉!可更與之”。希曰:“且歸,別日當來。只此一杯,可眠千日也”。石即別,似有怍色。至家,醉死。家人不之疑,哭而葬之。
      經三年,希曰:“玄石必應酒醒,宜往問之”。既往石家,語曰:“石在家否” ?家人皆怪之,曰“玄石亡來,服已闋矣”。希驚曰:“酒之美矣,而致醉眠千日。今合醒矣”。乃命家人,鑿冢破棺看之,冢上汗氣徹天,遂命發冢。方見石開目張口,引聲而言曰:“快哉,醉我也”!因問希曰:“爾作何物也,令我一杯大醉,今日方醒?日高幾許矣”?墓上人皆笑之,被石酒氣沖入鼻中,亦各醉臥三月。世傳“杜康造酒醉劉伶”之故事即本此也。
      故事近于荒誕,反應了晉代造酒的水平更勝前朝一籌,也出了許多著名的酒徒,如劉伶、阮籍之輩?!稌x書·阮籍傳》載阮籍:“不修人事……常步行,以百錢掛杖頭,至酒店,便獨酣暢,雖當世富貴,而不肯顧”。“鄰家少婦有美色,當壚沽酒,籍嘗詣飲醉,便臥其側,籍既不自嫌,其夫察之,亦不疑也。”阮籍聞步軍校署藏有好酒,即謀求出任了步兵校,故后世人稱之為“阮步兵”。嘗駕車出游,信馬所至,無路則放聲痛哭而歸。
      阮籍的好友劉伶之嗜酒尤為甚之,每飲必醉,命從者帶著鋤頭,一旦醉死,隨時埋葬。其有為自己嗜酒辯解的短文一篇,名為《酒德頌》: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為朝,萬期為須臾,日月為戶牅,八荒為庭衢。行無轍跡,居無室廬,幕天席地,縱意所如。此則操卮執觚,動作挈榼提壺,惟酒是務,焉知其余。有貴介出,縉紳處事,聞吾風聲,議其所以。乃奮袂攘襟,怒目切齒,陳說禮法,是非鋒起。先生于是方捧一承槽,銜杯漱醪,奮髯箕踞,枕一籍糟,無思無慮,其樂陶陶,兀然而醉,憂爾而醒。靜聽不聞雷霆之聲,熟視不睹泰山之形,不覺寒暑之切肌,利一之感情。俯視萬物,擾擾焉若江海之載浮萍。二豪待側焉,如蜾贏之于螟蛉。
      實可謂文如其人,人如其文,世人謂劉伶為酒狂、酒傲,言之不虛也,亦有奇文一篇為證,據《劉伶病酒》載,劉伶病酒渴甚,從婦求酒。婦捐酒毀器,涕泣諫曰:“君飲太過,非攝生之道,必宜斷之。”伶曰:“甚善。我不能自禁,唯當祝鬼神自誓斷之耳。便可具酒肉。”婦曰:“敬聞命。”供酒肉于神前,請伶祝誓。伶跪而祝曰:“天生劉伶,以酒為命,一飲一斛,五斗解酲。婦人之言,慎不可聽。”便引肉進酒,隗然已醉矣。
      兩晉南北朝時代,人們因貪成鄙,蔚為風氣,最突出的就是一些帝王,放下萬歲之尊,樂意效仿販卒事業,把宮廷變成酒市。北酤酒業也毫不示弱,如后魏時代的洛陽城西,有延酤、治觴二里,單是看這兩個地名,就可以推知酒業繁榮之狀;《洛陽伽藍記》卷四載“里成之人多以醞酒為業”,可見酒業之盛及酒消費量之大。
      北魏時期,酒業更盛?!端涀ⅰ份d:(河水)又過蒲坂縣西?!兜乩碇尽吩唬嚎h,故蒲也。王莽更名蒲城。應劭曰:秦始皇東巡,見有長坂,故加坂也。孟康曰:晉文公以賂秦,秦人還蒲與魏,魏人喜曰:蒲反矣!故曰蒲反也。薛瓉汪曰:《秦世家》以垣為蒲反,然則本非蒲也,皇甫謐曰:舜所都也?;蜓云眼?,或言平陽及潘者也。今城中有舜廟。魏秦州刺史治。太和遷都,罷州,置河東郡??ざ嗔麟s,謂之徙民。民有姓劉名墮者,宿擅工釀,采挹河流,醞成芳酎,懸食同枯枝之年,排與桑落之辰,故酒得其名矣。然香醑之色,清白若潃漿焉。別調氛氳,不與佗(音:ta)同。蘭薰麝越,自成馨逸。方土之貢選,最佳酌矣。自王公庶民,牽拂相召者,每云:索郎有顧,思同旅語。索郎,反語為桑落也。更為集征之雋句,中書之英談。
      注:1.反:此處意同“返”,即歸還的意思。2.坂:指山坡。3.太和:北魏孝文帝元宏年號,公元477—499年。4.宿:意思同“素”,意即“素來、一向”的意思。宿擅工釀:一向擅長于釀酒。5.芳酎(zhòu):芳香的美酒。酎:重釀的醇酒。6. 懸食同枯枝之年:即懸繩制曲,在十月桑落初凍之時。7. 排與桑落之辰:在桑葉凋落時加水開釀。8.醑:美酒。9.潃:淘米水。水帶白色,似疑為今淘大米后的漿水。10.佗:音tā,意同他或它。11.馨逸:高雅的芳馨。12.方土之貢選:選為地方的貢品土產。13.索郎:劉墮釀的酒叫“桑落酒”,人們把“桑落”二字的韻音互易,呼之以“索郎”。把去喝酒稱作“索郎有顧”,帶有戲言和避免直言飲酒的雙重意思。
      酈道元是北魏的官員,自然對國內的情況比較熟悉,其在注中所記述的蒲坂縣酒業之盛況應該是屬實的,北魏山西蒲坂縣這樣一個小小的州縣,釀酒業就如此繁盛,而全國的造酒業之發達可見一斑,到后來,桑落酒亦為酒之名牌。
      隋文帝統一了中原,但他的兒子也像商紂王一樣,在酒色之鄉中丟掉了性命。唐王朝使酒業發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時期,文人墨客無酒不談詩文。李白號稱“酒中仙”,成也緣于酒,敗也緣于酒。詩圣杜甫,亦嗜酒如命,常使酒罵座,讓他的好友嚴武難以忍耐。
      宋王朝的酒業并未因戰亂而衰落,許多愛國之士無緣報效疆場,只好借酒打發日子。其中要數抗金名將辛棄疾,他在一曲《沁園春》(原題注:將止酒、戒酒杯使勿近)中抒發了自己報國無門的苦悶,可謂奇文:
      杯汝來前,老子今朝 ,點檢形骸。甚長年抱渴,咽如焦釜,于今喜睡,氣似奔雷。汝說劉伶,古今達者,醉后何妨死便埋。渾如此,嘆汝于知已,真少恩哉?! 「鼞{歌舞為媒 。算合作平居鴆毒猜。況怨無大小,生于所愛,物無美惡,過則為災。與汝成言,勿留亟退,吾力猶能肆汝杯。杯再拜,道麾之即去,招則須來。

      觀止矣,一部酒業興盛史,孕育了多少曲折離奇的故事,豈能一覽無余!然觀其利弊,以酒而成大事者實乃鳳毛麟角,雖有曹操青梅煮酒論英雄、關羽溫酒斬華雄、李白斗酒詩百篇、趙匡胤杯酒釋兵權等諸般美談,而酒之害深矣,諸君宜慎用之。

     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          蒙公網安備 15082602000126號

      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:400-0832-999

      大香人伊一本线,А的天堂网最新版在线,男人的天堂在线无码观看视频,欧美三级真做在线观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