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ofddz"><option id="ofddz"></option></td>
<p id="ofddz"><strong id="ofddz"><xmp id="ofddz"></xmp></strong></p>

<table id="ofddz"></table>

<td id="ofddz"></td>
  • <p id="ofddz"><label id="ofddz"><menu id="ofdd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1. <p id="ofddz"></p>
    2. <tr id="ofddz"></tr>
      河套傳奇 首頁> 河套文化> 河套傳奇>正文

      酒與神怪故事

              美酒有兩種特殊的屬性,即國家特征與國民訴求,前者與民族文化息息相關,傳承了一種文明,后者具有強大的親和力,是人與人在交往中表現出來的一種心理渴求,在歷史的發展過程中,酒因為參與了撲朔迷離的政治斗爭而留下了許多故事,因此它的第一特性較為突出。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國民訴求最為廣泛,也最具現實意義,因此,我們直觀的感受是酒的親和力,有一句俗語說:朋友感情是酒越喝越厚,賭博越賭越薄。關于酒參與的政治角逐離百姓是遙遠的,但酒的故事與百姓是貼近的,而且是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。在這里,我們不妨搜集幾篇古籍中的酒故事,看看古代文人雅士是如何創作酒故事娛樂的。

        清代《耳食錄》中有一則《酒甕驅鬼》的故事,讓我們來欣賞一回:丁乙是位力大如牛、喜歡豪飲的人,為人也頗具膽氣,同伴們也都十分崇拜他,認為丁乙的確有一種當將軍的豪俠之氣。有一次眾人在一起喝酒閑聊,其中一位同伴說:“城外有一宅院,因主人遭匪患橫死而廢棄,近來人人都說鬧鬼,誰也不敢去。如果丁大哥敢去住一晚,我們眾人集資為你買一壇好酒。”丁乙聽說大家愿意為他打個酒賭,心中十分高興,同時也一貫認為自己膽勇俱備,何懼之有。當時就頗為豪邁地說:“只要大家肯為我買酒,我就不會辜負了大家的希望,我去和鬼魅們會一會,攀談攀談。如果我不敢做,你們給我一套女人衣服,我以后就是一個膽小的娘們兒了。”大家齊聲說好。丁乙酒壯膽氣,自覺無畏,佩劍披衣,前往兇宅夜宿。到了兇宅之中,丁乙點燃蠟燭,找了一張床躺下,漸覺陰風習習,空寂無聲,偶有響動,心膽俱裂,方知自己平時所言皆為大話,忘身犯難,不過是酒力壯膽,不覺心里后悔,枕劍待旦。
        約二更時分,忽見西墻內閃出一位素衣婦人,面如白紙,發似亂草,似笑如哭,神思恍惚。少停片刻,這女鬼仿佛嗅到了生人味,左聞右嗅,來到了床前,大喜道:“啊呀,想不到有位美男子在這里等我,真是良宵難得呀!我已經一百年沒有和男人溫存了,心中欲火,幾乎焚身,也無心梳妝,以悅壯士。今天你過來,正是時候,奴家愿意自薦枕席之歡。”丁乙心中恐懼異常,拔劍在手企圖嚇退鬼魅,豈料早已骨軟臂酸,手無杖劍之力,剛一舉劍,劍已掉落地下,只得死死抓緊帳幔,不讓女鬼入內。女鬼見狀笑道:“我只是與你尋歡,何故拔劍動武,把帳幔放開,讓我進去,求求你了。”丁乙哪敢松手,唯恐女鬼入內,一言不發,抖成一團。女鬼說了好大一陣兒好話,丁乙一句不聽,女鬼終于惱怒,說道:“你不聽我的也好,我請我家大王來主婚,今夜非和你入洞房不可,看你能不能硬過我家大王。”說畢從窗戶中飄了出去。
        丁乙見女鬼走了,大呼救命,怎奈曠野之中無人應答,想逃卻又覺得腿不聽使喚,心想若鬼魅再來,必無命矣,環顧左右,見地下有一酒甕,大可容身。丁乙連忙祈禱說:酒甕呀酒神,為了你我可是舍身犯難,來到了這里,如今鬼魅害我,你可要保我救我,千萬不要讓酒國失一戰將。如能救我,不枉我喜酒愛酒一場,以后一定多敬酒神。”祈禱完畢,丁乙蹲入酒甕,恰好酒甕口有一小洞,可以看到外面,丁乙屏住呼吸,看著外面有何動靜。
        不一會兒,只見剛才的女鬼領著一幫小鬼走進屋里,其中有幾個小鬼抬著一把交椅,舁著一個頭大身短、面目猙獰的大頭鬼,看來是鬼大王。鬼大王用手一指,眾鬼撲上來翻查床被,見空無一人,又四下翻看,找不到丁乙,于是向鬼大王報告:“大王,看來是逃走了。”正在這時,丁乙嚇得上下牙相叩,“得得”有聲,女鬼驚喜地說道:“大王,沒有逃走,在甕里。”一個小鬼聽說,走上前來就要搜甕,不料剛到甕前就無故跌倒在地,碰得口歪眼斜。又有一小鬼再次上前,再次跌倒。眾小鬼大懼,都不敢過酒甕跟前來。鬼大王大怒,跳下交椅,要親自上來搜甕,忽然間仿佛有人出掌猛擊鬼大王胸前,打得鬼大王連跌幾個筋斗,不由哀嚎:“酒神饒命。”群鬼大為震怖,一哄而散。丁乙心知酒神保護自己,心中感激,口不能言,一下昏了過去。
        到了天明,同伴見丁乙還不回來,心中著急,連忙來找丁乙。在兇宅中找了半天,才發現丁乙昏死甕中,連忙救出,半晌方蘇醒。丁乙醒過來后詳細講了昨夜發生的事,大家都驚駭不已,好在丁乙無事,大家置酒為他壓驚,丁乙又將酒甕請回家中供奉,視為神明。
        在清代《螢窗異草》一書中,記載了一則《酒狂》的故事:有一書生名喚梁生,平時十分膽小,而且非常文靜,只要喝酒喝多,就會拔劍在手,邊舞邊歌,一副慷慨壯士之狀,以為自己是視死如歸的豪俠之士,人稱梁生為“酒狂”。有一次,他與朋友一起喝酒,酒酣之時,朋友和他開玩笑說:“你不是剛死了老婆想續弦嗎?我聽說本地太史之女未出閨閣染病身亡,長得花容月貌,十分漂亮,現在寄棺五圣祠中。每到風清月明之時,這個女孩就會現形,浩嘆自己命苦,未能得到如意郎君就夭亡了。你如果有膽量,就去求婚吧,說不定女孩能起死回生,你也可當太史的快婿。”梁生酒已半酣,立刻起身說:“好??!你敢給我做媒我有什么可怕的,明天我就領上她去你們家答謝你。”說罷,徑直走了出去,朋友大笑,因為是信口開河,并未當真。
       卻說梁生有酒壯膽,趁著月色踉蹌而行。到了五圣祠時,已是半夜時分,恐怕廟祝發覺,從矮墻翻入,仔細尋找一回,見一棺木存于西屋之內,但覺陰風砭骨,寒氣森森,不覺打個冷戰,酒力退去一半,頓時生膽怯之意,欲退出去。正要退走,忽聞酒香撲鼻,勾逗起梁生的酒意來,聞香細看,原來棺木前置一香案,上擺供品及佳釀一壇。梁生一時忘卻害怕,上前打開酒壇,喝了起來。不愧是太史家中的美酒,其味香冽,幽醇綿厚,是梁生前所未曾品嘗過之佳釀。梁生不覺又喝多了,登時想起自己來干什么,只覺膽氣倍增,走到棺木前以手叩棺說:“梁生不才,正好琴瑟虛空,聽說小姐時常出來游玩,感嘆未得郎君,愿意出來與我一見嗎?”說罷,棺內并無聲響,梁生笑道:“人死如燈滅,不過死灰一堆,安得復燃。我何必愛慕人家呢?”正準備返身回家,因酒力不勝,腿軟筋酥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。恰在此時,忽聽棺木中傳來嬌滴滴的聲音:“郎君勿走,承蒙美意,深夜來訪,不勝感激,妾來也。”話未說完,棺木嘎然震響,一位女孩已站在梁生身旁,伸手將梁生抱得站了起來。梁生睜眼細看,但見女孩面如黃土,目似黑洞,腮塌牙露,無復人形,握住梁生的手白骨森森,冷侵骨髓。梁生醉中竟然不知避畏,大呼說:“朋友騙我,這哪里是美女,分明是個女鬼,還不敢快退去。”女鬼感到很羞怯,過了一會兒說:“原來你是一位好色之徒,白白喝了我的好酒。”說罷,悠忽不見。梁生頓覺毛骨悚然,冷汗浹背,一路狂奔,跑回家中。從此以后,再也不敢酒后放狂了。
        清代《耳食錄》還有一則骷髏嗜酒的故事,讀來令人駭然:古代揚州,有一個酒徒,酒后無狀,做事甚為荒唐。一日,與朋友酒后郊游,路過一座亂墳崗,見墳崗內有一骷髏。酒徒頓生壞點子,幾步走上前去對著骷髏深鞠一躬說:“這位老兄,醉臥荒郊,不知幾年幾月,想你一定酒渴得很吧,小弟無物以敬,送你一壺美酒哇。”眾朋友不知酒徒意欲何為,嘻笑而觀。忽見酒徒解衣寬帶,將一泡熱尿灑入骷髏口中,邊灑邊問:“此酒味道香濃否?哈哈……”眾人見酒徒如此行事盡皆駭然,連忙拉了他就走:“快走快走,不可污辱尸骨。”酒徒仗著酒勁卻說:“怕什么,我還想和這位仁兄痛飲三杯了。”話音剛落,只見骷髏噌一聲從地上站了起來,朗聲說道:“此話當真?”并伸手抓住了酒徒。眾人見狀,嚇得魂飛魄散,驚兔一般,飛竄而逃。只留下酒徒一人。酒徒果然有膽量,雖然心驚,卻故作鎮靜道: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,來,隨我去酒樓。”酒徒領著骷髏來到村中一座酒肆,人鬼對飲,酒徒喝一碗,骷髏喝一碗,連飲五碗,只見骷髏喝的酒全部流到了地下,而骷髏卻咂著嘴說:“好酒,好酒!”酒徒問:“喝好了嗎?”骷髏說:“我自醉死亂墳崗已有一百多年,長久無人祭祀,今日老兄雖然對我不敬,卻是仗義之人,我并不見怪,只是剛喝五碗怎能喝好?還得繼續喝。上酒!”酒徒見機說出去催酒,趕緊溜之大吉。骷髏久等不見酒徒歸來,又呼上酒,酒店內早已空無一人,骷髏十分不悅說:“請人喝酒,半路逃席,真不夠意思。”獨自提了一壇酒,罵罵咧咧搖搖晃晃回亂墳崗去了。
        在古籍《夷堅支甲》一書中,有一則《精血酒》的故事:鄆府東阿人衛師回喜歡飲酒,而且每飲必醉。有一年盛夏之時,與朋友一起投壺聚飲取樂,不多時喝醉就睡下了。在夢中,他夢見緬國入侵,居民四散奔逃,衛師回趕快回家,豈料家中已遭兵寇俘掠,妻兒不知去向。他心中凄苦,無處可尋,游游蕩蕩,四處漂泊尋找家室。有一天,他忽然遇到了老朋友閻中孚、李亨嘉、王勉夫三人,相互詢問了自分別以后的情況,大家都平安無事,尤其令他欣喜的是,他的家人與老朋友們在一起,也無恙。衛師回心中大喜說:“我自遭兵亂,饑寒困厄三年有余,朝不保夕,每次想起過去與朋友們喝酒聚會,痛飲數斗,是多么令人高興的樂趣呀!今日老友相逢,再喝一杯大家愿意不愿意?”閻中孚說:“那敢情是太好的事了哇,前面不遠數里,有一個酒肆,有一對絕色艷麗的姊妹當壚,我們去那里。”眾人贊同,一起來到了酒店,果然如中孚所言。衛師回先喝了一杯,又令丫環添酒。只見小丫環愁容滿面,似有滿腹苦衷。衛師回不由諷刺說:“賣酒的人見了客人理當喜笑顏開,你為什么如此愁苦呢,難道怕我們不給酒錢嗎?”丫環聽了衛師回的問話,不禁哭了起來,回答道:“先生有所不知,你們現在飲的酒不是糧食所釀,而是用人的精血所釀。世人居住陽間,糟踏糧食與美酒,暴殄天物,久之而損陰德,死后就榨其骨髓,釀為精血之酒,供鬼娛樂飲用。”衛師回不信,以為丫環說謊。丫環就領了衛師回去酒坊觀看,果見作坊內設有石壓、酒槽,旁有百十余人裸體而坐,男女雜混,面無人色。兩大鬼持戟看守,又用鋼叉將裸體男女投入石壓下榨汁,血溢橫流,慘不忍睹,俄而所流之血髓變為醇香的美酒,香氣撲鼻。聽到外面的朋友還在飲酒取樂,衛師回不覺恐怖而惡心,驚醒過來,原來是南柯一夢。從此以后,衛師回不再作踐糧食與美酒,也不大醉,認為糟踏食物會有惡報。
        在古籍《瀟湘錄》中有一則酒甕成精的故事:并州有一位賣酒的酒家,姓姜名修。酒量奇大,喜歡與人賭酒,誰先喝醉,誰付酒賬,多年來未逢敵手,姜修很是自負,號稱“酒王”。有一天,忽然來了一位客人,身著皂衣烏帽,身材不足三尺,腰圍倒有五尺,長相奇特,令人發笑。此人卻要求與姜修比酒量。姜修好久沒有與人比試了,心中大喜,于是趕快擺好酒席,與客人對飲??腿苏f:“我平生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,常常遺憾腹內不能喝滿,如果能喝滿,我就覺得很快樂。喝不滿,感覺總像是缺少了什么一樣。聽說你自稱‘酒王’,特來比試一番。”姜修說:“我和你的感覺真是太一樣了,真是我的徒弟呀!如果讓我能佩服你的酒量,輸贏我都出酒錢。來,干杯。”二人用大碗,左一碗又一碗,猛喝起來。從上午一直喝到深夜,酒已喝了三石,客人仍然不醉。姜修大為驚訝,連忙起身說道:“我自喝酒以來,未見有如此海量之人,請問客官姓甚名誰,仙鄉何處,究竟能喝多少?”客人笑著答道:“我姓成,名德器。出身于鄉野,也無什么特殊身份,只是能喝酒,若喝滿喝飽,可飲五石。”姜修十分驚訝,自己不再陪酒,只是為客人服務。到了五石,客人方覺喝多,邊唱邊跳,十分快樂愜意地說道:“好多年沒有這么開心了,承蒙你款待,不勝感謝,我走了。”姜修也不挽留,送到大門外??腿艘苍S真的喝多了,下臺階時,身子一歪倒在了石獅子上,只聽“轟然”一聲,客人不見了,只見一只黑瓷酒甕碎成一堆,酒流下一地。原來是酒甕成精,來與姜修比酒。

        從這些故事我們不難看出,自古以來,人們就賦予美酒種種想象與傳奇,對它神奇的功能既敬也畏,說不清酒為什么會令人興奮,令人發狂,甚至令人才思泉涌,有時還能治療一些小病,所以酒就有了一種神秘色彩。到今天,這一切都已被科學所破譯,但關于酒流傳下來的故事,依然值得人們去欣賞與品味。

     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          蒙公網安備 15082602000126號

      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:400-0832-999

      大香人伊一本线,А的天堂网最新版在线,男人的天堂在线无码观看视频,欧美三级真做在线观看